下一篇《我和我的老师》催眠事件簿字数:59818字TXT包:(54.5KB)(54.5KB)下载次数:452序章九月,我从日本回国后第一次踏进了校园,不是为了上课,离正式开课还有一个星期呢,是为了摄影研习社的社务,我今年二" />
催眠事件簿-都市激情
催眠事件簿-都市激情 href="article/27064.html">下一篇《我和我的老师》                催眠事件簿


字数:59818字
TXT包:   (54.5 KB)   (54.5 KB)
下载次数: 452





                序章

  九月,我从日本回国后第一次踏进了校园,不是为了上课,离正式开课还有一个星期呢,是为了摄影研习社的社务,我今年二年级,不巧当上社团的副社长,我站在社办门口,有点不敢开门走进去,放了他们一整个暑假的鸽子,他们现在一定火大的很。

  「欢迎回来!」

  没想到开门后得到的是热烈的欢迎,他们似乎早有了准备,人人手里一个拉炮,朝我喷了过来,社办上方还挂着「欢迎吴建华历劫归来」的牌子。

  「建华,你没事了吗?我们都很担心你呢!」说话的女孩叫许如苹,是企管系二年级的学生。

  「当然没事,你们太夸张了啦。」我不好意思的说着,看着如苹为我担心的样子,我有点不自觉的脸红了起来。

  她是我加入这个社团的原因,当然啦,你们不会以为我真的对摄影有什么兴趣吧?两个月没见到如苹,她看起来还是和往常一样。

  如苹不是个会装扮的女孩,今天也是一袭轻便的T恤和牛仔裤,头上紮着运动型的马尾,她的身材很苗条,虽然看起来没什么胸部,不过这样的感觉正适合她那个孩子气的可爱脸庞,那是她最吸引我的地方。

  「不夸张、不夸张,」经济系三年级的社长陈湘伶说着,「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你凶多吉少了,都准备要选新副社了呢。」

  凶多吉少啊,大概是吧,那个时候我只想到家里的人一定很担心,没想到这边也还有人担心着我,想想有点窝心呢。

  对了,我也该解释一下前因后果,我叫做吴建华,资工系二年级的学生,今年七月初,也就是升二年级的暑假,我存了一笔钱打算到日本自助旅行,我的日文不算溜,不过还马马虎虎啦,不会的部份用英文就好了,我有自信可以靠自己在日本好好的玩一趟。

  原本预定的行程是五天四夜,我将整趟旅程都安排在九州,当时到日本出了机场后,我搭公车要到预定好的民宿,没想到就在下车后,在我找民宿的路程,突然出现了两个彪形大汉把我的行李抢走。

  那时真的有点陷入了绝望,早知道至少在口袋里放点零钱,我的身份证、护照、机票,甚至连民宿的地址都放在行李中,我完全没有地方可去了。

  我茫茫然的在九州的街道上晃着,也许是因为心情太差,警觉心也跟着减弱,竟然在经过马路时被一辆疾驶而来的车子撞个正着。

  接着,我就这么在医院躺了五天四夜。

  当时我在医院中清醒过来,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,我的脚上打着石膏,头上也包着绷带,身边传来一个女孩轻柔的声音,刚清醒迷迷糊糊的我完全无法听懂她说的语言。

  「水……」我沙哑的喊着,喉咙一股灼热般的痛楚。

  女孩张大了眼睛看着我,显得很疑惑的样子,她有着一张相当娇小的瓜子脸,大大的眼睛,她弯下腰看着我,瀑布般的长发就落在我的面前,我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,她看起来好像不像台湾人……是了,我在日本啊!

  好不容易稍微恢复了神志,我开始用日文和她交谈。

  她的名字叫藤岛雪乃,就是开车撞到我的人,她一直向我道歉,其实我心里明白,是我自己恍神走出去给她撞的,怎么可能怪她?

  知道了我是从台湾来的之后,她很感兴趣般的问了我很多问题,她说她一直很想到台湾来,我问她的职业,她告诉我她是个舞台催眠师,我对催眠一直很感兴趣,也问了她许多关於催眠的事情。

  我对於催眠,该说是迷恋还是什么呢?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偷拿爸爸收藏的A片来看,好像叫女教师恶梦什么的,片中那个老师被学生用一种灯光一照,就立刻失去了意识,看着那位漂亮的女老师张开着双眼,却无神的任由她的学生摆弄,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感。

  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对催眠有一种特殊的着迷。

  在她的帮助下,我好不容易和台湾的家人取得了连络,可是我的脚还打着石膏,加上所有的证件都弄丢了,短时间也回不去,住院的时候,她天天来医院看我,甚至出院了之后,她还请我到她家去住,她说算是为了撞到我赎罪,在我回国前她愿意照料我的生活,虽然不好意思,可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闲暇的时候,她看我对催眠似乎很有兴趣,就开始教我一些基本的催眠,嘿,这大概就叫天份吧,也或许是因为我从小对催眠的执迷,她不断讚叹着我的学习能力,然后她就开始教我一些更深入的,当我八月中旬回国的时候,她说我大概已经有和她一样的实力了。

  回到台湾后看到家人担心的样子真有点过意不去,母亲会担心是一定的,我没想到连姊姊也瘦了一圈,然后我也开始担心起社团的那些人,想当初在排定暑期活动的时候,一大堆人说什么时候有事、什么地方太远之类的,我可是力排众议的敲定所有的行程,结果……我竟然全部缺席了!

  可是没想到,他们完全没有怪我,就是说嘛,比起我流落异乡的遭遇,社团活动实在不算什么,可是老实说,我很庆幸当初在日本被抢,然后被雪乃的车子撞到,因为这让我学会了催眠。

  我们在社办集合后,一行人骑着机车到附近的野菜店去,说好听是讨论社务,其实就是吃吃喝喝而已,这样的活动我干嘛那么热心的参予?其实是因为摄影社美女还真不少。

  虽然我当初只是为了如苹加入的,可是进入后我才发现她不是这里唯一的美女,她的同学黄怡洁也和她一样可爱,真是物以类聚啊,社长陈湘伶老是留着男孩子般的短发,虽然有点像男人婆,但端看她的面容也是很姣好的,而且很容易就能和她打成一片。

  还有大传系三年级的张敏莉,她的五官有着原住民般的轮廓,而且身材相当的惹火,也是很亲切的一个人,园艺系二年级的柳文馨,真是个天生的衣架子,每次看她出现就像在看时装展一样,今天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套装,搭上一件紫色的外套,也是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她一眼。

  最特殊的是音乐系二年级的袁芷涵,今天她穿着一件长袖的白色毛衣,一头长发,细緻的五官简直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,她总是很少说话,我一直不懂她怎么会想来参加这个社团。

  男社员?当然也有啦,不过我不想多费笔墨去介绍他们了,反正也没什么人想知道吧?

  我们聊天的主题当然都围绕在我在日本的遭遇上,我把怎么被抢的,怎么被车子撞到,还有那个日本女孩怎么照顾我的过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,不过我故意略掉了有关催眠的部份。

  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学了催眠,怎么说呢?我觉得还不到时机吧,我很想催眠这里的女孩子们,可是我希望能等到更好的机会,比如说独处的时候,再慢慢的实现我的梦想,总之,我不想在现在让大家知道我新学的本事。

  散会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大家都准备各自回家去,因为我想看看暑期活动的纪录,便自己回到了社办去拿,社办中一个人也没有,我打开了灯,看到桌上摆着一些社团招生的资料,随手拿起来翻了一下,有一些名字挺可爱的呢,不知道会有几个漂亮的学妹来参加。

  正当我幻想着可爱学妹的长相,突然间门打了开来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我循着声音望过去,进来的是音乐系的芷涵。

  「建华,是你啊。」她的手抓着领口,有点紧张的样子。

  「嗯,怎么了?你怎么会回来这里?」我问她。

  「呃,我好像把手机留在这里了。」

  我朝桌上看了过去,一下子就注意到一旁堆叠的书本下果然有一支手机,我将手机拿了起来,「是这个吗?」

  「啊,太好了,没有弄丢。」她终於有了点笑容,朝我走了过来。

  突然间我有点后悔,早点注意到她把手机摆在这里的话,也许可以偷看一下呢,说不定里面有什么私人的简讯或照片,老实说,虽然和她在社团里这么久了,可是因为她很少说话,我几乎不认识她,她有男朋友吗?家里有些什么人?我一点也不清楚。

  但是我突然转念一想,其实我不需要后悔啊,现在晚上的学校只有我们两个人,不这正是我使用催眠的大好时机吗?

  就在她要将手机拿走的前一刻,我突然将手缩走。

  「啊?」她扑了个空,张大了眼睛看着我。

  「不要这么急嘛,」我嘻皮笑脸的说,「等我收拾一下,我送你回去。」
  「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就可以……」

  「不、不、不,让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太危险了,不送你我会良心不安的。」

  她似乎有点脸红,低下了头。

  我也不将手机给她,放回了桌上,自顾自的假装在整理桌上的资料,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开始,突然我头一抬,透过窗户隐约的看到了星空,平常在都市可是很难见到星空的,因为我们校区在蛮郊外的山区,所以到了晚上只要天气好一点都可以看到很漂亮的星空。

  正巧我对天文学有点研究,我打定了主意,走到了窗边将窗户打开,「芷涵,你过来看看,好漂亮啊。」

  她犹豫了一下才走过来,站在窗边抬头看着星空,「嗯,很漂亮。」

  「我记得你是射手座的吧?」我对她说着,嘿嘿,身为副社长当然要将社员的基本资料记好啰,虽然我只记得女生的啦。

  她有点讶异的看着我,点了点头。

  「现在正是观察射手座的好季节喔。」

  「真的吗?」她终於又有了一点微笑。

  「当然是真的,」我指向了天空划了划,「有没有看到三颗最亮的星星,排列成了一个三角形?」

  「真的耶……」她喃喃的说着,专心的看着天空。

  「这个就是夏季大三角,最上面那一颗是织女星,右边那个是牛郎星,另外一个是天津四,你想像牛郎和织女中间连成了一条线,你将那条线往织女星的方向延长,那一颗很亮的星是星宿一,你看旁边这几颗比较亮的星星,刚好排列成一个「S」的形状,这个就是天蠍座。」

  我一边说着,指向我说的各种星体,一边注意着芷涵,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凝视着辽阔的星空,完全没有察觉到我暗中观察着她。

  「人马座就在天蠍座的旁边,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射手座,和天蠍座不一样,射手是很不容易看到的喔,你要很专心的看着,射手座上有一个很漂亮的礁湖星云,可惜肉眼是看不到的。」

  我看到芷涵眨了下眼,似乎已经准备好了。

  「你看看那颗星宿一,它是二等星,距离地球有一百一十光年呢,很神奇吧,你现在看到的星光,是它在一百一十年前所发出来的,它可是比太阳更加炙热的,只不过经过这么远的距离,那样的光亮也变的柔和而模糊了,一明一灭的好像随时会消失一样……」

  我将手放了下来,看到芷涵的目光也变的柔和,似乎有点出神了。

  「不要让它消失,要找到射手座,你一定要牢牢的盯着它,我知道你今天已经很累了,你们早上就忙着招生吧,接着又在做迎新的准备,你一定很想早点休息吧?一定想要马上洗个澡,让自己好好的放松。」

  芷涵眨了眨眼,表情慢慢的有点松弛了下来。

  「你要仔细的看着星宿一,一明、一灭、一明、一灭,它好像离你愈来愈遥远,它的亮度似乎愈来愈微弱,你觉得自己就快失去它了,你感到全身的力量都随着它远去了,你觉得好疲倦、好想睡觉……」

  我轻轻的将手搭上她的肩膀,她完全没有反应,我微笑着,知道她已经慢慢的踏进我的陷阱了。

  「听着我的声音,我的声音让你觉得很温暖,你什么也不需要担心,你觉得好疲倦、好想睡觉,没关系的,你可以让自己完全放松。」

  芷涵仍仰头看着天空,但是身体很明显放松了不少。

  「星星每闪烁一下,你就觉得自己更加的放松,你好想睡觉,你的眼皮变的好重好重,你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的眼皮这样沉重过……」

  「无论你怎么去抗拒,你只会觉得自己愈来愈疲倦、愈来愈放松,你的眼皮愈来愈重,每眨一下眼,你就觉得愈无法撑开眼皮,觉得身体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消失了……」

  芷涵不断眨着眼,慢慢低下了头,我拉来了一张椅子放在她的身后。

  「很好,就是这样,我的声音让你觉得很舒服、很放松,闭上眼睛,深深的睡去吧……」

  芷涵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我扶着她的肩膀,温柔的引导她坐了下来。

  「你允许自己深深的放松,你什么也不用思考,只要听着我的声音,你从没有发觉自己可以这么轻松,放松你全身的肌肉,你一点力量也没有了,只要听着我的声音,你什么也不需要思考……」

  我看到芷涵垂下了头,一头长发垂到了大腿,她的呼吸缓慢而均匀,双手垂到了身体两侧,我心里欢呼着,她确实被我催眠了,在日本的时候虽然雪乃也有叫几位朋友让我练习催眠,可是那些人都是早已被催眠过很多次的,就她的说法,只要被催眠过就会比较容易进入催眠状态,所以我原先还蛮担心的,没想到我回台的处女作如此成功。

  「芷涵,虽然你睡着了,可是你可以听到我的声音,你可以相信我,因为我的声音让你感到那样的温暖而放松,你什么也不需要思考,只需要听着我的声音,了解吗?了解的话你可以回答我。」

  「了解……」芷涵原本就轻柔的嗓音,在催眠中显得更加飘逸。

  「将你的头抬起来,继续深深的放松着。」

  芷涵抬起了头,仍然紧闭着双眼,双唇微微的张开着,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着她,鲜艳欲滴的双唇,吹弹可破的肌肤,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般精雕细琢的美丽,我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庞。

  然后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手指伸进她的嘴里,我感受到她柔软的嘴唇,温热的舌头,突然我回过神,发觉自己太大意了,也不知道她的催眠深度,就这么贸然的触碰她,不过芷涵一点反应也没有,她的催眠感受度似乎比我想像要来的理想。

  「芷涵,我要你完全的放松,让自己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,除了我的声音之外,你什么也无法思考,什么也听不到,什么也感觉不到,除非我命令你,否则你会让自己一直留在深沉的催眠中,了解吗?」

  「了解……」一样空洞的声音。

  我将唇贴到了她的唇,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,双手恣意的抚摸着她浑圆的胸部,人体真是个神奇的构造,明明隔着衣服,我却似乎能感受到她的体温与肌肤,挑逗着我每一吋的神经。

  我感到下体充满了力量,当然不会因此而满足。

  「芷涵……」我慢慢离开她的唇,轻柔的唤着,「你会听我的命令。」
  「是的……」

  「站起来,继续留在深深的催眠状态。」

  芷涵梦游般的站起身来。

  「你现在很放松、很安全,可是身上的衣服让你感到很不舒服,脱掉你的衣服。」

  芷涵皱了一下眉头,然后双手交叉的抓住了毛衣的下摆,将那件白色毛衣脱了下来,她穿着一件素净的白色胸罩,毛衣下是一片雪白的肌肤。

  「对了,你觉得很舒服,将你的胸罩也脱下来。」

  芷涵将手伸到了背后,紧闭着双眼,面无表情的解开了胸罩的钮釦,然后她让胸罩落到了地上,露出一对浑圆坚挺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头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着。

  我伸手抚摸着她年轻饱满的乳房,她的表情虽然一样的放松,身体却有了反应,我看到她粉嫩的乳头慢慢的竖立了起来,接着我蹲下去,松开了她腰间的皮带,拉下了拉链,将她的裤子拉了下来。

  我看见她短薄的内裤四周露出一些稀疏的阴毛,感到说不出的兴奋,老实说,我从没有实际看过一个女性赤裸的胴体,A片是看了不少,但现在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,我着魔般的脱下她的内裤,伸出舌头舔着她性感的瓣唇,品嚐着她独特的味道。

  「芷涵……坐下来……」

  芷涵光着身体坐回了原先的那张椅子上,我温柔的帮她将挂在脚上的裤子褪了下来。

  「张开你的大腿,芷涵,你觉得很空虚,你知道自己最敏感的部位,我要你用手指满足自己,你可以舒服的发出呻吟,了解吗?」

  「了解……」芷涵说着,慢慢的张开了大腿,毫不羞耻的将女人最私密的部位展露在我的面前,她将原本垂落在身边的手臂移到了大腿中央,先是在阴唇四周画着圈圈,然后弯起了指头深入体内。

  「啊……」芷涵发出了娇喘,双颊红润了起来,甜美的汁液慢慢的滴落到了椅子上。

  我原本就已经绷紧的裤裆在这个时候更加的充满活力,我脱下了裤子,让挺直的肉棒得到解脱。

  「喔……啊……」芷涵的呻吟愈来愈急促,粉红色的唇瓣在手指的拨弄下显得一片殷红,我一时兴起,拿起了她的手机拍下她手淫的相片。

  「好了,芷涵,你可以停止了。」我说着,芷涵身体还微微颤抖着,似乎没有办法立刻脱离高潮的余韵,可是她还是顺从的停了下来,一双手又无力的摆落在身体两旁,细白浑圆的大腿仍然大剌剌的张开着。

  「芷涵,张开你的双眼,可是你并不会清醒过来,你允许自己的心灵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,服从我所有的命令,了解吗?」

  「了解……」芷涵说着,缓缓张开了眼睛,原本水灵的双眼空洞而迷茫的望着前方。

  「跪在我的面前。」

  芷涵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滑下椅子跪了下来,我低头看着这个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女孩,有一种征服的喜悦,我握着火热的肉棒,将它凑近芷涵的唇边。
  「芷涵,含着它,你希望我快乐,你要小心而温柔的伺候我。」

  芷涵张开了嘴巴将我的肉棒含了进去,一开始我只是任由她温热的舌头挑弄着我,没多久后,我感到下体一股力量像火山快爆发似的强烈,我粗暴的压着她的后脑,将肉棒深深的顶入她的喉咙,芷涵只能发出一些咕噜的呻吟,接着我将压抑已久的白色液体射进她的嘴里,将肉棒抽了出来。

  芷涵的嘴巴微张着,任由精液由她的嘴角滴落。

  「吞下它,芷涵,你会觉得那是全世界最甜美的味道。」

  我微笑着看着她吞下我的精液,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残留,然后我清理一下,穿上了裤子。

  「芷涵,站起来。」我拿着卫生纸帮她擦拭嘴角残留的精液,擦去她额头上的汗水,也帮她清理了下体流泄出来的体液,接着我温柔的帮她穿上衣服,当然我可以命令她让她自己来,可是帮这么漂亮的女孩服务可是我的享受。

  没多久后,芷涵穿着原先的服装在我的面前,就像刚进来的时候一样,看着她这么纯洁的模样,实在很难想像几分钟前她含着我的肉棒,还在我面前手淫的模样。

  「芷涵,我要你认真的听我说话,我说的话会深深的殖入你的潜意识。」
  「是的……」

  「你很享受如此放松的催眠状态,等一下我会让你清醒过来,但是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你听到我说「礁湖星云」,你的心灵就会记得这种感觉,你会立刻回到像现在一样深沉的催眠状态,甚至更加的深入。」

  「礁湖星云……」

  「你会完全的信任我,虽然你的理智不知道原因,可是你的潜意识知道我是你最好的朋友,你会很想在我的身边,遇到任何事情你都会想找我商量,我说的任何话都对你有很深的影响力。」

  「我……信任你……」

  「很好,等一下你听到我拍一下手之后,你会从一数到十然后清醒过来,你会忘记被催眠的事情,只有潜意识会继续服从我的命令,你也会忘记自己到这边后有遇到我,你只记得自己回到了社办,里面什么人也没有,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待了这么久,但是你不会想太多,这并不会让你困扰,了解吗?」

  「了解……」

  我环顾一下四周,确认自己没有漏掉什么东西,然后拍了一下手,芷涵微微的掀着嘴唇,用梦幻般的声调数着数字,我确认已经没什么问题了,从容的离开了社办,留下芷涵木偶似的站在原地。

  学校终於正式开学了,这几天我没有再和芷涵连络,想到那天如梦似幻的经历,我不禁怀疑起催眠芷涵的事情是真的发生过吗?还是只是我的一场春梦而已?
  「嘿,有没有带什么好东西回来啊?」豪哥看到我劈头就问,他是我高中就认识的朋友,没想到竟然又读同一所大学。

  「带什么啊?」我有点莫名奇妙的回答。

  「他妈的,你去日本玩没带点什么礼物回来啊?」

  「唉呀,你还不知道我在日本怎么了吗?」

  豪哥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我把日本被抢又被车撞的事情告诉了他。

  「天啊,你这么衰!」豪哥似乎是忍着笑意喊着,「所以……你真的什么礼物也没带啰?」

  「去你的,都跟你说了我一下飞机就被抢了,还礼物咧。」

  说是这么说,可是我却觉得自己得到了一个天大的礼物,就是学了催眠这件事,当然我也没跟他说,自从学了催眠之后,我就一直幻想着回来台湾可以催眠谁,可以利用催眠征服那些我从不敢幻想的美女。

  我又想到了袁芷涵,如果我们学校要选校花的话,我一定投她一票,会不会是因为我幻想太强烈了,所以才产生了妄想,我愈来愈没有把握了。

  不过我的顾虑没多久就消失了,因为从没主动找过我说话的芷涵,竟然在下课后到教室外面找我。

  「嗯,怎么了?有什么事情吗?」我问她。

  「那个……」芷涵低下了头,欲言又止的。

  「有事情跟我说没关系啊。」

  她抬起头看着我,双颊红通通的,「我想问你,你知不知道那天聚餐结束之后,有谁回到社办的吗?」

  我吓了一跳,「怎么了吗?」

  「那天……我的手机丢在那里,所以我又跑回去拿,我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,然后我发现手机里出现一些……很奇怪的相片。」

  「你有遇到谁吗?」我小心翼翼的问。

  「没有,我进去的时候并没有人。」

 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  「可是……我记得我进去前灯是开的,而且接下来的记忆好模糊,然后我看到手机里那些照片,怎么办?一定是有人对我做了什么。」她说着,眼角并出了泪光。

  「冷静一点,」我对她说,其实我心里也慌的很,当初做事实在太不经大脑了,这样下去她可能会发现事实的,我一定要赶快再一次催眠她,做些新的建议才行,「跟我走,我们到那边谈谈。」

  我带着她到一间没有人上课的小教室去,大概是因为之前催眠的关系,虽然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带她到这边,但她也没多问什么,只是乖乖的跟我走,进去后我关上了门。

  「建华,你……」她看起来有点紧张。

  「你听说过「礁湖星云」吗?」我看着她的眼睛说着,有点担心几天前的指令是不是还能确实发生作用。

  她张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我,但只那么一瞬间,她便闭上了双眼,整个人摊倒在我身上,我在心里欢呼着,将芷涵抱到了椅子上坐着。

  「很好,深深的放松,进入深沉的催眠状态。」我说着,看着紧闭双眼毫无防备的她,情不自禁的拨开她的双腿,我撩起她的裙子,隔着内裤抚摸着她柔软的阴户。

  当我享受着手指传来的触感的时候,却发觉门外好像有什么声音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就在我回头的时候,门被打了开来,我心头一慌,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,我的脑筋还来不及处理我看到的画面,就被这个人冲进来一把推开,我一个重心不稳,狼狈的跌在地上。

  「袁同学,你没事吧?」那个人急切的喊着。

  那是一个有点沙哑又充满魅力的声音,我听过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慢慢回过神来,我看到一双鲜红色的高跟鞋,上面是一双被包裹在透明丝袜中的美腿,我已经知道了,这个人是韩教授。

  我一年级选通识时修过她教的现代艺术导论,我对艺术有兴趣吗?当然不是,通识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科目,有的人是真的选自己的兴趣,有的人是听说哪位教授好过就往哪跑,而我,是选择漂亮的教授,我一看到韩雪玫这个名字就决定是这科了。

  「你对她做了什么?」她指着我问道,芷涵依旧垂着头昏睡在椅子上。
  「我……不知道,我进来她就这样了。」好烂的理由,是我也不相信。
  「你胡说什么,我看到她和你一起进来的。」

  我完全傻住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教授看了看我,接着就向门外走去,好像要向别人求助的样子,如果再让其他人知道我就完蛋了,我不知哪里生出来的力量,冲到了门口,挡着不让她出去。

  「教授,你听我说……」

  「你想干嘛!」她从手提袋中拿出了防身电击棒对着我,但好像因为太紧张了,她竟然低下头找寻电击棒的开关,我趁她这么一个不小心,跨上一步抢走了她的电击棒,然后对着她的颈部按下了开关,她一阵痉挛后便慢慢的瘫软了下来。
  「你……」教授瘫软在地上看着我无力的喊着。

  我赶紧先锁上了门,蹲在她身边,拿出了在日本雪乃送我的一颗小宝石,我知道教授现在的精神状况是很薄弱的,在这种状况下去控制她的心智会比较容易,我将宝石放在她的面前慢慢的转动,让宝石折射出来的光芒刚好射入她的双眼。
  「教授,看着这个宝石,这个闪烁的光芒是那样的诱人。」

  教授没有回答,但眼神很明显的被宝石所吸引了。

  「没错,这个宝石是那样的漂亮,你已经完全被吸引了,专心的看着这个宝石,什么都不要想,什么都不要担心……」

  教授的眼神慢慢失去了焦点。

  「你觉得好放松、好疲倦,你的眼皮愈来愈重了,听着我的话,你觉得很温暖、很舒服,什么都不要思考,你的身体慢慢的失去力量了,专心的看着宝石,你觉得好累、好累……」

  我看到教授开始不断眨着眼。

  「对啊,你真的好累,好想好好的睡一觉,你的眼睛慢慢睁不开了,每次眨眼你都会发觉你的眼皮愈来愈重,全身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消失了,不要抗拒这种感觉,让这股疲倦蔓延到你的全身,什么都不要想,只要听着我的声音,好累好累,慢慢的睡去吧。」

  教授终於闭上了眼睛,但我其实不确定她是真的被我催眠了,还是只是昏了过去。

  「听的到我的声音吗,雪玫?你可以回答我。」

  大概过了十多秒后她才有了反应,「听的到。」

  太好了!我真的成功的催眠了她。

  「你喜欢听我这样叫你,雪玫,每次你听到我叫你的名字都会觉得更加的放松,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她含糊的应着。

  哈哈哈,我在心中狂笑着,刚刚如果她不是拿出电击棒,而是朝外面大叫的话,我说什么也没有机会了,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反应,但是我想到我可能得先离开一下,否则等一下我同学也找到这里来就不好了。

  当然我可以直接给她几个暗示,让她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就算了,不过看着教授熟睡的脸庞,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才有的味道,再想到刚刚差点被她害死,我才不这么放过她。

  我将教授扶到了椅子上坐着,让她坐在芷涵的旁边。

  「雪玫。」

  「是的……」

  「我要问你几个问题,我要你诚实的回答我,回答我的问题会让你更加的放松,进入更深的催眠,明白吗?」

  「明白……」

  「你等一下还有工作吗?」

  「没有……」

  「你为什么会来这边?」

  「我觉得袁同学最近有点怪怪的,下课后就跟着她过来……」

  嗯,原来是这样啊,下次真得多小心一点才行。

  「有人知道你来这里吗?」

  「没有……」

  「有人在等你吗?」

  「我丈夫和小孩……在家里……」

  这可有点麻烦,我心里想着,不过教授接着又说着。

  「不过……我常常因为有事情要处理……常常晚几个小时回去……他们都习惯了……也不会问起……」

  那太好了,我蹲在了教授面前,「雪玫,听我说,你现在进入了很深的催眠状态,除了我的声音之外,你什么也听不到,什么也感觉不到,你的每次呼吸都会将你带进更深的催眠状态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她含糊的应着。

  「很好,雪玫,集中在自己的每次呼吸上,每吐出一口气,你就感到自己的身心都更加的放松,每吸一口气,你就发现自己又进入了更深的催眠。」

  接着我走到了芷涵面前,也是问她有没有人在等她,结果我知道她是一个人住在宿舍,可是有同学在等她一起走。

  「芷涵,我要你打电话告诉她,你临时有事要自己先回去,叫她不要等你了,你会用像平常一样的口气,不会让她发现你被催眠了,明白吗?现在开始打电话。」
  我话一说完,芷涵便从手中拿出了手机,我有点讶异的是,她竟然就闭着眼睛将电话拨了出去,有没有打错啊?我心里想着……

  「喂?小敏吗……对不起啦,我刚想到了有事要先走,你不要等我了……
  嗯?没有什么事情啦……那,明天再说啰……拜拜。」芷涵用着很自然的语气说着,挂上了电话后将手机放回口袋,双手又无力的垂到了身边。

  我有稍微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,我想芷涵确实没拨错电话,雪乃说过人在催眠中会展现自己都无法想像的记忆力,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。

  接着我给了芷涵和教授类似的暗示,让她进入更深的催眠,然后小心的离开了教室,打发了同学,收拾一下东西,还到便利商店买了几个保险套,约莫二十分钟后回到了教室。

  我当然想过,万一这一段时间有人闯进了教室把她们两个弄醒了,到时她们也不会记得见过我,只会觉得奇怪,自己为什么在那间教室,总之,我还是安全的。

  不过这些顾虑都显得有点多余了,当我回到教室的时候,她们两个依旧坐在椅子上沉睡着,柔软的身体显得更加松弛。

  我锁上了门,盖上了门廉,因为已经是放学时间了,即使这样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,而这么一来,这个教室就是个完全隐密的空间了。

  经过这一段时间,这两个女人都已经进入了相当深的催眠,我决定和她们玩一些比较大胆的游戏。

  「仔细的听着我的声音,你们现在都进入了非常深的催眠,你们感到非常的放松,唯一能做的就是听着我的声音,我的声音就是你的世界,仔细听好,你们会完全服从我的声音,不需要思考,也无法抗拒,现在注意,当你感到我的手碰触着你的肩膀的时候,才是在对你说话……」

  我首先走到了芷涵面前,手搭着她的肩膀,「芷涵,听好,等一下当我数到三时,你会张开你的双眼,站起身来,但是你仍然处於深深的催眠状态中,除了服从我的命令之外,你什么也不能做,而当我叫你的名字并给你指令的时候,你就会毫不迟疑的服从我的命令,了解吗?」

  催眠中的芷涵点了点头。

  「很好……芷涵,一……二……三。」

  芷涵张开了双眼站了起来,双眼无神的凝视着前方,接着我又走到了教授面前,搭着她的肩膀,「雪玫,听好,等一下我数到三之后,你会张开双眼,感觉自己完全清醒了过来,但你仍然在我的催眠控制之下,你没有办法大叫或弄出什么声音吸引别人注意,也无法做出任何伤害我的事情,而且每当我弹一下手指并叫你睡的时候,你就会立刻回到像现在这样的催眠状态,了解吗?」

  「了解……」教授含糊的应着。

  「很好……雪玫,一……二……三。」

  教授张开了眼睛,起初还显得有点迷濛,但立刻回过了神,「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」接着她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芷涵,跑到了她面前,摇着她的肩膀,「袁同学,你怎么了?」她又看着我,「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!」

  「这种时候,你还是担心自己比较好吧,雪玫?」

  「你……你竟然直接叫我的名字!你是谁?是哪个系的学生?」

  谁?她不记得我?喂,我一年级的现代艺术导论拿的可是全班最高分啊!
  这可真让我有点恼火,我在她耳边弹了一下手指,「睡!」

  教授瞬间失去了力量,倒在我的怀里,看着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教授,现在就像个玩偶般的倚着我,我心里扬起了莫名的兴奋与优越感,我将教授轻轻的放在地上,她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窄裙套装,我伸手将她的釦子解开,没想到教授穿的是一件很性感的蕾丝边紫色胸罩,虽然有点年纪,胸型仍有着少女般的坚挺。
  「雪玫,听好,当我拍一下手你就会清醒过来,但是仍然在我的催眠控制之中,就像刚才一样。」说完,我拍了下手。

  教授张开了双眼,一开始还有点搞不清状况,但随即意识到自己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,她抓起了领子,「到底怎么回事?你……」

  她好像想要往外面跑去,我又弹了一下手指,「睡!」教授吐了一口气,又软倒到了地上,我这么做只是想测试她的催眠服从度是不是没有问题了,接下来才是我的重头戏。

  「雪玫,站起来……平举你的双手……你觉得全身的肌肉变的很僵硬,完全无法动弹……你可以试着移动身体……」

  催眠中,教授皱了皱眉头,而身体只是稍微的颤动了一下。

  我微笑了一下,「雪玫,可以了,你可以好好的放松,听好,当我数到三之后,你会再次清醒过来,但是你的身体会仍然像现在一样僵硬,无论你如何努力也无法移动,而且你会觉得全身非常的敏感,每个碰触都会让你感到很兴奋,了解吗?」

  教授点了点头。

  「一、二、三。」

  教授张开了眼睛,疑惑的看着我,「这是怎么回事?放了我?」

  「没有人绑住你啊。」我说着,走到她面前,拉开她的衣服,然后脱下了她的胸罩,吸吮着她成熟的乳头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教授敏感的叫着,「赶快住手!你知道这样会有什么下场吗?」

  我不理会她,只是恣意的享受她的肉体,我一边吸吮着她的乳头,一边用手隔着短裙抚弄她的下体,她除了发出一些无谓的抗议外,只能一动也不动的任我玩弄。

  「嗯……喔……」教授痛苦的呻吟着,身体不住的蠕动,她大概也注意到身体变的非常的敏感,我可以感到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一片,「啊……你……你到对我下了什么药?」

  我站起身来,不怀好意的笑着,「没有啊,我只是催眠了你。」

  「催、催眠?哪有这种事?」

  「真的啊,你看看芷涵。」这段时间,芷涵仍然像个模特儿般呆滞的站在原地。

  「你怎么了?快清醒过来啊?」教授喊着,芷涵当然一点回应也没有。
  「芷涵。」我说。

  「是……」

  「你现在是我的奴隶,回答我要说主人才行,了解吗?」
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

  我满意的笑着,「芷涵,过来这边,脱下教授的裙子和内裤,我要你让她得到女人最高的快乐。」
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芷涵听话的走了过来。

  「不……别这样!」教授惊惧的喊着,「袁同学,快清醒啊!」芷涵当然对她的话完全没有反应,她顺从的跪到了教授面前,轻轻的拉下那件蓝色窄裙的拉炼,脱下那件已经沾了一大片淫水的内裤。

  芷涵将手指伸进教授下体茂密的丛林里,快速的抽动着,「啊……啊……
  不要……」才没一会功夫,教授就好像已经快受不了了。

  「芷涵,很好,现在用你的舌头……当你让她快乐的时候,你的身体也会得到一样的快感。」
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芷涵回答着,伸出了舌头,将整个脸埋入教授潮湿的私处,用舌头伸入教授诱人的蜜穴中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教授呻吟着,芷涵的脸上沾满了教授的汁液,也开始发出咕噜的呻吟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天啊……」我看到两个女人的身体都因为兴奋而泛起了红潮,乳头变的硬挺,脸上也冒满了汗。

  「好了,芷涵,可以停下来了。」我故意在教授快到达临界点的时候要芷涵停了下来,只见她一脸淫糜的看着我,我的下体也早已聚满了能量。

  我命令芷涵到一旁自己手淫,站到了教授的面前,「怎么样?是不是很舒服?」
  「快……住手……否则……我饶不了你。」她气喘吁吁的话都说不清楚,竟然还在逞强,我将手指伸进她的蜜穴中挑逗着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因为催眠的关系,她的感觉比平常更加的敏感,一下子她就完全说不出话了,「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不行喔,」我对她说着,「除非有我的允许,否则你是无法高潮的。」
  「啊……天啊……喔……」教授浑身不住的颤抖着,但仍然维持着十字架般的姿势。

  「只有我的肉棒进入你的身体,你才可以得到高潮。」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教授一开始还想抗拒,但快感不断的冲击她的身体,没多久便投降了,「求求你……给我……」

  「给你什么?」

  「求求你……用你的肉棒插入我……啊……」

  教授终於被欲望所征服了,我解开对她身体的禁制,命令她坐在课桌上将两只大腿张开来,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暗红色的阴蒂,还有因为被淫水沾湿了的卷曲毛发,接着我将她的阴穴掰了开来,一口气将肿胀的肉棒送了进去。

  教授成熟的肉洞依旧相当的紧緻,很有吸力的蠕动着,我用手压着她的双腿,用力的抽送着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我要去了……」催眠中的教授叫出淫荡的话语。

  「好的……我允许你……高潮了……」我说着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感到脊髓一阵愉悦的酥麻,将浓稠的精液射了出去,教授也从喉咙深处发出尖锐的娇喘。
  我休息了一下,拿下保险套,清理一下现场,没多久后,教授似乎也稍微回复了神志,又开始狠狠的盯着我,「你竟然……敢这么做……」

  「你知道为什么吗?」我看到教授张大眼睛看着我,「因为你什么都不会记得的。」

  「什……什么?」

  我在她耳边弹了一下手指,「睡!」

  教授立刻闭上了眼睛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「喔……啊……」身旁的芷涵跪坐在地上发出了呻吟,我才想到刚才给了她手淫的命令,她现在还将手伸入内裤里不断的抽动着,这段时间她不知道高潮了几次。

  「芷涵,可以停止了。」我说着,芷涵终於停止了下来,但还是不住的喘着气。

  其实我想我还有体力和芷涵再来一炮,可是看看时间也晚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,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。

  首先,我命令她们清理自己的身体,然后穿上衣服,趁这段时间我删掉了之前留在芷涵手机里的照片,当然我先传了一份到我的手机里,也许以后在眼睛上贴个横条还能贴上网路炫耀呢,就靠芷涵那吹弹可破的肌肤,人气一定是一极棒的。

  当她们都整理好仪容之后,我给了教授一个催眠指令,以便我随时都可以催眠她,我也加强了芷涵信任我的暗示,然后命令她们忘掉今晚的一切,她们完全不会有曾见过我的印象,这段时间的记忆她们会用自己的逻辑去修补,这么一来就万无一失了,我命令她们离开校园后才会完全清醒过来,并早她们一步离开。
  走在路上,我有点禁不住的自己笑了起来,我真的没想过我的催眠能够用的这么成功,对芷涵那次先不说,连刚才那么危急的状况我都可以用催眠来化解,看来我果真是催眠的天才。

  原本我还挺担心学了催眠却没有机会用,如今我已经成功的催眠了两个美女了,对了,如果利用她们,我可以很容易的去制造其他的机会呢,没错,就这么办,那么接下来我最想催眠的当然是……


重庆时时彩网站 QQ 8814026 重庆时时彩网站 重庆时时彩网站 www.hmetruk.com
重庆时时彩网站www.hmetruk.com 版权所有 ©2011-2017
本站模板由 重庆时时彩网站 www.lijingtuan.com 设计制作 更多dedecms模板 访问 重庆时时彩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