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华基金姚秋:关于价值的再思考

  【新华基金姚秋:关于价值的再思考】投资是一件简单的事,因为我们要做的只是发现价值所在,巴菲特和芒格的脸上仿佛永远带着惬意的笑容,这是有力的佐证;投资也是一件艰辛的事,因为寻找价值的路并非坦途,其实大师们背后的付出远超常人。(新华基金)

  20年前,股票对于多数人还很陌生,债券市场上只有国债一个主流品种。随着美国科网泡沫的兴起和膨大,中国资本市场也经历了一场狂欢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了解、认识、参与股市。2001年,随着美股暴跌以及国有股减持方案的提出,A股见顶回落,人们开始认识到股市下跌的巨大杀伤力。

  2002-2003年,市场仍处于泡沫破灭后的低迷期,两年间偶尔的上涨,往往伴随着接连数月的阴跌。2004年10月加息重启,市场从五朵金花开始的价值型上涨暂告结束,上证指数于2005年中,跌破1000点。在随后的牛市中,一些有经验的投资者总会回想起此前的情景:上涨都是短暂的;获小利就要离场;加息很可怕,对市场是大利空。2007年,大量低风险偏好的资金在市场过热时入场,股市几乎成为街头巷尾的唯一谈资,10元以下的股票基本被“消灭”。很多投资者的内心深处,已经被牛市情怀重新锚定,深信市场的常态是上涨,下跌只是暂时的。然而市场的走势从不依照任何人的愿望,2008年的单边下跌显得异常残酷。熊市过后,2009-2010年,周期股牛市再起;2013-2015的成长股牛市在一片估值过高的质疑声中顽强地演进,直到2015年上半年出现失控般的疯狂。2015年下半年至今,股灾和熔断造成的巨大短期跌幅令投资者猝不及防。

  市场的涨跌总是让人心潮起伏,然而这种起伏对投资来讲并无益处,价值往往隐藏在市场变化的背后。我们敬畏市场的脚步,认真研判背后的动因与逻辑,但我们从不试图跟上市场的每一个步伐。忽略市场的一些短期走势更有益处。我们要做的,是用好价值的标尺,屏蔽掉舆论和情绪构筑的幻像,看清市场的真实演进路线。本世纪初,恒瑞医药和贵州茅台相继上市,近二十年来,他们专注于主业,市值都已达数千亿。回顾历史走势,它们很少是某一阶段的超级明星股,但累积涨幅却大得惊人。如果纠结于短期走势而忽略长期价值,则很难享受到这些涨幅。

  债券市场中,中期票据、公司债、短期融资券等债市大类品种的推出都是2005年之后的事情。近十年来,债券市场经历了快速发展。2008年末到2009年,货币政策的骤然放松,导致债券收益率快速下行。一些企业的发债成本甚至降到了2%-3%之间。一时间,企业财务费用大降,很多原本不够经济甚至不可行的项目开始变得有利可图,很多濒临关门的落后项目再度复产。此时收益率如果继续下行,则紧随其后的很可能就是恶性通胀。

  2013年5月时的情景与这个阶段很相似,不同的是央行很快收紧了资金面,债券收益率经历了将近半年的炼狱般的上行。最终,十年期国开债的收益率已经达到将近6%的水平,企业发债的利率还要更高。很多企业的正常经营逐渐受到影响,对于电力等高杠杆经营的行业,财务费用已成为不可承受之重。此时,收益率还能再上么?如果央行适当调松流动性水平,则收益率大概率回落;如果央行继续维持高资金价格,则经济的萧条会加速,收益率会自然回落。

  2016年初,在资产荒的大背景下,投资者要求的收益率仍然很高,而现实的债券资产能提供的收益率却很低。于是,有投资者开始铤而走险,运用长久期加杠杆的策略来提高收益,导致回购市场的成交量不断刷新历史新高。此类策略的复制导致债券收益率水平再度接近历史新低,叠加经济短期回暖和通胀温和回升的基本面因素,脆弱的债市再也无法承受,最终导致了12月份的债灾。

  与股市相比,中国的债券市场更为年轻,牛熊更迭的速度似乎也更快。从2009年市场逐渐完备至今,我们已经经历了几个价值显现的时点和几个典型“反价值”的时点,当收益率再度变得极端,而滞胀或长期萧条等声音盛行时,就应当认真审视一下价值与反价值的时点是否已经到来。

  投资是一件简单的事,因为我们要做的只是发现价值所在,巴菲特和芒格的脸上仿佛永远带着惬意的笑容,这是有力的佐证;投资也是一件艰辛的事,因为寻找价值的路并非坦途,其实大师们背后的付出远超常人。价值并不局限在PB、PE、EBITDA、ROE、ROIC等指标中,不同的业务模式、行业阶段对应着不同的估值特征。在美国股市中,上世纪那些看起来十分便宜的工业股、上市以来二十年不盈利的亚马逊和近十年优等生家得宝,显然难以用同一把标尺来测量。

  不知不觉中,新常态正在慢慢到来。新股的高频次发行,预示着注册制正渐行渐近;投资者结构中散户比例的下降和机构比例的提升,预示着市场将更强调基本面的力量;债券市场从几年前的零违约到如今的违约常态化,预示着信用研究的价值将逐步显现。站在目前的时点,国内外经济发展阶段与流动性状况也已经与此前大不相同。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变得更加严峻,中等收入陷阱的巨大吸力也并未减轻。但与此同时,社会财富的积累并未停步,社会总价值仍然在不断增加。这是价值投资的最好时代,投机氛围渐渐退场、市场变得愈发有效。与其如旁观者般地对国运品头论足,或是在各色热点里厮杀,不如努力拓宽视野、打破定势,努力洞察人性且知行相随,潜下心、擦亮眼,摒弃伪价值,发掘真价值。热门搜索为您推荐更多评论>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重庆时时彩容错软件_重庆时时彩开奖软件_凤凰彩票小金刚立场
本文由 admin授权重庆时时彩容错软件_重庆时时彩开奖软件_凤凰彩票小金刚发表,并经重庆时时彩容错软件_重庆时时彩开奖软件_凤凰彩票小金刚编辑。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(重庆时时彩容错软件_重庆时时彩开奖软件_凤凰彩票小金刚)
关于我们
瑞虎8终于来了 就在本周我们开始
新华基金姚秋:关于价值的再思考
关于党员与组织的关系习这样要求
装修新房有技巧我们一起来研究几
恒大巴萨关于保利尼奥交易各藏玄
携程回应一嗨“私有化”:我们的